這一次,東尼介紹的是在高雄已經熱門很久也登上媒體的拉麵店 – 「匠 麵巴士」。

在巴士上吃拉麵這件事應該是相當知名的特色,不過為什麼直到現在才來嘗試呢?

主要的原因是:之前,都是在媒體推波助瀾的風頭上,我不想跟著一窩蜂排隊。

其次,拉麵的口味能否經的起考驗就是需要時間的證明,現在是一個驗證的時機。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 – 懶惰。不然,為什麼要等那麼久才來品嚐。懶惰還有理由。

但是,東尼前往品嚐的這一天,是沒有任何排隊人潮,也還在營業,車上的客人也不多。

我想,這台拉麵巴士應該對很多高雄人或是拉麵迷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吧!

醒目的紅色巴士,前方紅色日式牌樓鳥居都是愛河畔最吸睛的一個標的物吧!

然而,比起在巴士上品嚐日式拉麵這件事,東尼重點只有這一碗拉麵的口味。

不會是巴士這個外觀項目,因為拉麵才是撐起這台拉麵巴士最重要的支柱,

媒體會退潮,新鮮感會退燒,噱頭只是一時。只有拉麵的口味才是關鍵。

店家的拉麵式樣很簡單:招牌的元氣豚骨拉麵、赤味噌拉麵(紅味噌)、辛味子拉麵(辣味)。

這一回東尼就點了店家的招牌元氣豚骨拉麵作為品嚐對象,另外我還加點了一份半熟玉子。

還有一份松梅焱金瓜(真不知是什麼東西?)來品嚐。溏心蛋(玉子)也是品試店家手藝的要點。

首先,店家先送上了加點的溏心蛋(半熟玉子),蛋黃的熟度決定了它好不好吃的評價。

一般來說,日本拉麵道地的味付溏心蛋多半會偏溫泉蛋那樣濃綢的蛋液溢流比較多。

而東尼本身也偏好蛋黃溢流的那種溏心蛋,這一點見仁見智。是我個人偏好問題。

「匠 麵巴士」本身提供的半熟玉子是熟度較高的蛋黃,對東尼而言是覺得可惜了一點。

而「匠 麵巴士」的玉子的蛋黃本身有加入酒調味,口味的感覺有點像清酒調味。

其實拉麵就有附上半熟玉子,而東尼加點的原因是不希望湯頭溫度加速蛋黃熟度。

此外,湯頭也會沖淡半熟玉子本身的調味,因此東尼單點的原因是要品試它的原味。

接著介紹這道……「松梅焱金瓜」(好繞口)。講真的,我自己品嚐的口感沒那麼驚喜。

照小菜字面上的來說明應該是炒洋蔥佐上梅子醬與青蔥,然而,東尼品嚐後覺得是

鮪魚罐頭的魚肉拌上炒洋蔥最後佐上梅子醬再灑上青蔥,且梅子醬的味道沒有很強烈。

跟著,東尼所點的元氣豚骨拉麵上桌了,接著就是東尼本身對於這碗麵的品評了。

裡面的配料有東尼本身最不喜歡的豆芽菜,我強調過,豆芽菜本身含有水分,會稀釋湯頭。

所以我個人對於拉麵裡有豆芽菜是真的非常不喜好。不過不代表大家的喜好。

裡面的另一個配料是筍乾,而想不到卻是一個左右這次拉麵品嚐中最重要的關鍵點。

這一點我會在稍後的豚骨湯頭的部份說明我個人覺得這一碗拉麵失色的原因之一。

元氣豚骨的麵是選用細麵,然而,不知為何,麵身本身無法吸附或沾附湯頭與之融合。

而是各自獨立的味道,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很像二個不搭調的物件硬被組合在一起。

因此,對於拉麵本身東尼真的覺得很可惜,無法匹配豚骨湯頭。

叉燒的處理,算是這碗拉麵的亮點,不油不柴。口感相當不錯,給的量也不小氣。

真硬要挑叉燒的毛病,我想東尼只能從叉燒的厚度來碎念,當然人是慾望無窮的嘛~

最後,我想來談談豚骨湯頭的部份,店家主打是九州系的豚骨湯頭,因此並不會有過鹹的問題。

也因為不屬於東京豚骨那一派的,所以也沒有加入醬油,因此整體雖看似濃郁,但卻十分清爽。

湯頭鹹淡也調整很適合台灣人本身的鹹淡喜好,不會有一般台灣人覺得日式拉麵過鹹的問題。

再來,我想來討論先前內文裡提到關於配料筍乾影響湯頭的這個部份。

一般來說,筍乾部份會帶著特有竹筍的酸澀味道,所以日本的拉麵都會處理筍乾部份。

就程序來說,會先用熱水去除本身的酸澀味道,然後加入醬油與酒來去除筍子特有的味道。

因此不管是台灣的日式拉麵或是日本當地的拉麵,配料有筍乾都是偏醬甜味。

然而,很可惜的,這一次品嚐到店家的豚骨湯頭卻混入了竹筍特有的酸澀味道。

而且筍乾的酸澀味道還強壓了豚骨湯頭的味道,讓整個湯頭頓時失色。十分的可惜。

當然,我無法瞭解這是店家拉麵配料的特色還是單純筍乾調理控制的問題。 

所以讓東尼留下了蠻遺憾的一次品嚐的感受。或許這是單品料理最難維繫的難處吧?

或許會覺得東尼的品試很嚴苛,但既然是實際品試的結果,就會如實將實際口感道出。

最終,還是強調所有品嚐口感的說明都是東尼很主觀的口味喜好所呈現的經驗。

如果對店家的拉麵有興趣的朋友還是請親自去品嚐,因為每個人都有自身口味的喜好。

 

匠 麵巴士

高雄市鼓山區博愛一路433巷(愛河之心河堤岸邊)

店家官方臉書:匠 麵巴士